單位地址:沈陽市和平區南三經街20號嘉隆大廈A座1506室

郵政編碼:110003

咨詢電話:13940334386 13998269622

024-23252875

查看地圖 >>

經典案例

副部級老總懷某某受賄180萬判有期

加入時間:2011-3-25 11:32:22    ->返回上一頁

副部級老總懷某某受賄180萬元判有期

 

案件簡介

    懷某某,男,系中國XX投資公司董事長(副部級),兼遼寧XX投資控股公司和北京國投XX公司董事長。于20021227因受賄罪被刑拘,200423被沈陽市人民檢察院以受賄罪起訴至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趙文安律師接受委托做其初審辯護人,經辯護,法院以受賄罪判處14年有期徒刑。

 

起訴書摘要

    起訴書認定:懷某某在擔任董事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用,收受9人財物,其中73萬元人民幣和美元3.9萬元、港幣74萬元,共折合人民幣184萬余元。

 

辯護詞摘要

一、起訴書指控懷某某犯受賄罪的部分事實認定錯誤

(一)起訴書指控的第一起,懷某某利用職務便利,為深圳東阜公司保稅區AB棟倉庫出售給遼節控及在北京XX為李XX提供短期投資和以樓抵債過程中提供幫助,收受李XX18000美圓、74萬港幣、40萬人民幣,折合人民幣共1338051元,其中關于1997年春節前收受2萬元人民幣、19975月收受10萬元人民幣和19996月收受70萬元港幣的事實認定存在部分錯誤。

1、關于1997年春節前收受2萬元人民幣事實認定存在錯誤的理由如下:

根據懷某某和李XX多次筆錄的供述和辯解,可證明該筆款項是在雙方認識相處中,李XX首次給懷某某的款項,在給錢時只是籠統提出以后有機會合作,而沒有具體請托事項。

我國《刑法》第385條規定的受賄罪是指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并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行為。其特征之一是客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具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向他人索取財物,或者收受他人財物并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行為。謀取的利益是特定的、具體的。根據《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的解釋,為他人謀取利益包括承諾、實施和實現三個階段的行為。只要具有其中一個階段的行為,如國家工作人員收受他人財物時,根據他人提出的具體請托事項,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的,就具備了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要件。明知他人有具體請托事項而收受其財物的,視為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顯然,該特征強調的是收受財物與謀取的利益之間應存在因果關系。根據上述規定,懷某某收受此款不符合受賄罪的構成條件,計算為犯罪數額錯誤。

2、關于19975月收受10萬元人民幣事實認定存在錯誤的理由如下:

第一、懷某某的多次供述矛盾:懷某某20021227的兩次筆錄(二卷5760頁)沒有供述;20021228筆錄(二卷61頁)供述19972月、5月、10月、12月四次給我人民幣10萬元,975月給我5000美圓;20021230兩次筆錄和200346筆錄(二卷656888頁)供述1997年春節前給我2萬元,5月給我10萬元;當庭辯解沒有給10萬元的事。

第二、李XX的多次證實矛盾:李XX2002年12月192003年1月152003年2月172003年1月17的筆錄(二卷103111114118頁)沒有關于給10萬元的證實;2003725筆錄(二卷128頁)證實199756月給人民幣10萬元。      

綜上,懷某某的多次供述自相矛盾、李XX的多次證實自相矛盾、懷某某和李XX的供證矛盾。另外,根據法律規定雖然不能把行賄和受賄雙方認定為共同犯罪,但在審判實踐中,還是把構成犯罪的行賄人的證言作為共犯口供對待的。故目前對此款的認定僅有自相矛盾和互相矛盾的多次供述,而沒有其他旁證予以佐證,故認定受賄是錯誤的。

319996月收受70萬元港幣的事實認定存在錯誤的理由如下:

懷某某20021228筆錄(二卷61頁)供述199956月份在香港李XX70萬港幣,以我名存在匯豐銀行,2000年覺得以我名存不好,就改成李XX名存在匯豐銀行,存折放李XX那保管;20021230筆錄(二卷72頁)供述李XX70萬港幣,在20008月份前得知中央企工委監事會進駐中國XX事后擔心70萬元港幣的事被牽出來,到匯豐銀行將錢取出來交給李XX告訴他暫時保管,用時找他拿;懷某某當庭辯解是:經認真回憶在印象中沒有97年收受10萬元的事,70萬港幣是在他多次要給我的情況下,我才收受了,后來我總感覺不合適就給退回去了。

XX2003年1月15筆錄(二卷111頁)證實在1999年年中,懷某某向我要70萬元,我給他70萬元他存在他自己在匯豐銀行開的帳號上。在200067月份懷某某將錢退給我,說先放到你這,我告訴他這錢是你的,你任何時間都可以來拿,懷總說以后再說吧。以后沒來拿,我就提出來花了。同日的親筆供詞證實懷某某將70萬元港幣還給我說先放你那,以后再說;2003217筆錄(二卷114頁)證實懷某某后來將70萬元港幣又還給我,沒有講還的原因。我講錢是你的我先替你保管一下,后來我見懷某某沒有提我就給用了。

綜上,關于70萬元港幣雖然懷某某多次供認,但在是給還是要、是借還是要、是退還還是退回保管供證不一,尤其是關于退錢時的對話更是矛盾百出。同時,考慮到實踐中應視為共犯口供對待的事實,以及沒有調取懷某某在香港匯豐銀行是否真有存折,存折上是否真存有上述供證中提到的70萬元港幣的證據進行佐證。認定懷某某受賄70萬元港幣證據明顯不足。假如可以認定懷某某確實收受了此款,那么結合國務院派出中國XX公司監事會有關檢查進度情況說明(二卷102)所證實的2000825才進駐中國XX檢查的事實,在客觀上懷某某已經在此前將70萬元港幣退還李XX并被其花掉,根本不存在代保管的可能。應認定系在偵查機關或紀檢監察立案前主動退還。按理論界的觀點應屬于犯罪中止,但按我國審判實踐,凡是在立案前主動退還違法收受的財物或上繳紀檢監察機關的都不再認定為受賄犯罪,故將70萬元港幣認定為犯罪數額錯誤。

4、本案不存在因受賄造成損失事實

本律師注意到北京XX與李XX所屬公司最終達成以房地產抵債1665.8萬元的協議是在2002620訂立了商品房買賣合同(八卷56)200275辦理完房屋產權登記并取得房屋所有權證(八卷14頁)的, 2002年3月28中國XX公司董事會會議紀要(八卷32頁)和2002328中國XX公司關于北京XX短期投資回收有關問題的批復(八卷37頁)其內容均證明了懷某某是通過合法組織程序決定進行抵債的,且決定了對準備用于抵債的房產一定要經過合法評估,評估值不足以抵償的剩余部分要繼續追討的維護國有資產不受損失的抵債原則。同時,根據北京XXXX和蘇XX詢問筆錄(八卷1-9頁)證實,用房產抵債是經總公司批準的,并由北京XX具體操作的,還通過律師經辦進行了評估。懷某某和李XX在多次的供述中,都證明了懷某某并沒有授意任何人進行以高價抵債。上述證據相互印證可證明,客觀上懷某某沒有授意任何人進行以高價抵債。另外,根據國家人事部關于懷某某的任免通知(二卷19頁)規定,懷某某在抵債實際發生前的2002522已經免職退休,對具體抵債數額已經沒有決定權,顯然不可能是其決定的,故假如抵債存在損失也不是懷某某造成的。

上述證據相互印證可以證明,懷某某主觀上沒有損害國家利益的動機,客觀上也沒有造成損失。況且,保稅庫自今還在贏利,公訴人只看到損失而看不到贏利對懷某某是不公平的。故懷某某不存在從重處罰的情節。

(二)起訴書指控的第二起至第八起,懷某某利用對下屬公司負責人考核、任免及對下屬公司立項審批的職務便利,收受張XX115000元、趙XX45000元、朱XX20000元、戴XX30000元、郭X20000元、韓X18278.30元、劉X10000元,共258278.3元定性為受賄事實認定錯誤。理由如下:

1、懷某某在多次的筆錄中,對收受上述下屬單位助手款項的數額沒有異議,其承認自己既是中國XX的董事長同時又兼任所有下屬公司的董事長,是因在任免、考核及立項審批等方面有權,大家才給他錢。但同時,其供述在給錢時都沒有具體請托事項,也沒有提到因為幫助辦某一個具體事才給錢。

2、張XX等證人均證實,懷某某既是中國XX的董事長同時又兼任所有下屬公司的董事長,因在工作中得到懷某某的支持,為表示感謝才給懷某某錢,并例舉了曾得到的部分幫助。同時證實在給錢時沒有具體請托事項,也沒有提到因為幫助辦某一個具體事才給錢。

3、公訴機關提出的大量證據都證明了懷某某既是中國XX的董事長同時又兼任所有下屬公司的董事長的事實及懷某某不僅為下屬公司辦理了其例舉的部分項目,還辦理了懷某某和證人都沒有提到的對下屬公司審批的其他部分項目。

綜上,供證互相印證可以證明盡管懷某某收受錢款是事實,但由于懷某某兼任所有下屬公司的董事長即法定代表人,在日常工作中,為下屬公司辦的事并不會僅有懷某某和證人在供證中所例舉的幾件,送錢的目的也不是僅例舉的幾個原因。況且,很多項目的實施都經歷了長期的過程。在上述情況下,加之在實踐中存在的下級送上級成風的現實,當懷某某收到下屬單位助手沒有說明具體給錢原因的錢款時,他并不能將錢與某一個事對上號。故收受錢款行為沒有謀取特定利益的具體請托事項,應認定是為了對以往不特定的工作支持的感謝和為了今后在工作中繼續受到懷某某的關照,而乘逢年過節、出國等機會,進行的感情投資。屬于禮金、紅包等灰色收入性質。同時,懷某某作為法定代表人也是公司一員,給下屬公司辦事是正常工作,是給自己單位謀利益,而沒有為他人謀利益。不符合受賄罪的犯罪構成要件,不應按受賄犯罪處理。

(三)起訴書指控的第九起,懷某某利用項目、短期投資審批的職務便利,收受項目受益人陳XX245794萬元的事實認定錯誤。理由如下:

1、懷某某的多次供述自相矛盾:懷某某20021227的二次筆錄(二卷5760頁)沒有供述;20021228筆錄(二卷61頁)筆錄供述收受陳XX二筆分別是3萬元和5萬元;2003726親筆供詞(二卷99頁)承認收受陳XX三筆分別為3萬元、5萬元人民幣和2萬美圓。當日筆錄(二卷53頁)供述97年元旦前在百萬莊園飯店通過趙XX收受陳XX 2萬美圓,97年春節前在假日酒店他送我3萬元,99年春節他到我家又送給我5萬元;20021230筆錄(二卷165頁)供述沒有關于2萬美圓的供述;200347筆錄(二卷170頁)供述972月女兒出國前收受陳XX通過趙XX送的2萬美圓;當庭辯解:記得2萬美金的事沒有,陳XX也沒有到過我家中。

2、陳XX2003年3月3的筆錄證實給懷某某三筆分別為3萬元、5萬元人民幣和2萬美圓。其中2萬美圓是委托趙XX給的,5萬元是同趙XX一起懷某某家給的;2004512證實:大約在2000年春節前,曾委托趙XX送給懷某某1萬元,趙XX是否給懷某某不清楚。除此之外沒有給懷某某送過錢。還證實曾在偵查機關的筆錄上簽過字,簽字的原因是偵查人員說懷某某趙文安律師已經交代并承認了,簽個字沒有關系,我怕不簽字會給我帶來麻煩,就簽字了。

綜上,懷某某的多次供述自相矛盾,顯然已經無法回憶清楚,證人又不能出庭接受質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58條“證據必須經過當庭出示、辨認、質證等法庭調查程序查證屬實,否則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未出庭證人的證言宣讀后經當庭查證屬實的,可以作為定案的根據。”及第141條“ 證人應當出庭作證。”的規定。對未出庭證人陳XX的關于證明有罪的證言不應采信。況且,沒有取得應調取的證人趙XX的旁證進行佐證,故雖然懷某某承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但僅以其有罪供述為依據認定收受陳XX錢款證據不足。另外,即使采信陳XX的有罪證實,但由于其證明給2萬美圓是通過趙XX給的,5萬元是趙XX陪同到懷某某家給的,故在沒有取得趙XX證實的情況下認定該2萬美圓和5萬元的事實存在同樣證據不足。

二、懷某某具有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情節

1、懷某某具有自首情節

雖然遼寧省人民檢察院情況說明記載:20021227依據李XX供述其向懷某某行賄的事實傳訊懷某某,懷某某交代其收受180萬元的事實。但本律師認為,該記載證明李XX先供述向懷某某行賄是沒有根據的。第一、本案的2003728案件來源(二卷1頁)證明,最高人民檢察院20021218是以懷某某勾結不法港商侵吞公款移送遼寧省人民檢察院立案。說明20021218日前尚沒有懷某某受賄犯罪的線索,即此前李XX根本沒有關于懷某某受賄的供述;第二、20021218最高人民檢察院交辦函(二卷2頁)證明,最高人民檢察院20021218以懷某某勾結不法港商侵吞公款為由移送遼寧省人民檢察院。說明此時尚沒有懷某某受賄犯罪的線索,即此前李XX沒有關于懷某某受賄的供述;第三、20021228懷某某筆錄(二卷61頁)可證明從20021228日起懷某某開始供述自己的受賄犯罪事實;第四、20021219XX筆錄(二卷106頁)可證明李XX2002年12月19只是證明曾給懷某某等人買過襯衫、吃過飯、看過大佛。直到2003年1月15以后李XX筆錄(二卷110頁)才開始供述給懷某某錢款的事實;第五、對照懷某某供認犯罪的筆錄及李XX證實懷某某犯罪的筆錄,可以不難得出結論,幾乎都是在懷某某供述后李XX才作出相應的證明。如懷某某20021228筆錄供述了收受70萬港幣,李XX就于2003115證實了該事實。 

綜上,本律師認為,懷某某是在涉嫌侵吞公款犯罪的情況下,主動交代了偵查機關不掌握的受賄犯罪事實,在被依法移送司法機關后仍能如實交待,應認定為自首,在量刑時應依據《刑法》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的規定,減輕處罰;

2、懷某某除將70萬港幣已經退給李XX外,被偵查機關收繳現金189074元人民幣、港元14100元、美圓17687元、60加元,合計約351686元,另外偵查機關是否扣押李XX存款,其中是否有81000美圓是懷某某委托李XX代保管的,以及是否扣押懷某某7萬元銀行卡提請法庭核實,如屬實,那么懷某某收受的違法所得就已經全部收繳和退還。故應認定其具有退贓情節,應酌情從輕處罰。

3、懷某某到案后認罪態度極好,在庭審中惟恐自己認罪態度受影響,不作積極的辯解,其認罪態度是真誠的,應酌情考慮從輕處罰;

4、懷某某一貫表現良好,初次犯罪,沒有前科劣跡,應從輕處罰;

5、懷某某收受賄賂款一般都是在事后,且都是他人從心所愿給的,沒有索賄情節,與事前收受賄賂和索賄相比主觀惡性和危害要小,在量刑時應從輕處罰。

6、懷某某都是在為他人謀取合法利益時收受賄賂,沒有給國家造成損失,與為非法利益收受賄賂情節較輕。在量刑時應從輕處罰。

7、懷某某案發生于北京、香港等與沈陽相比經濟更發達地區,雖然本案由沈陽審判,但在對懷某某量刑時應該考慮到地區間的經濟差距對受賄犯罪的起刑點有響應影響的客觀情況,與同等情況在沈陽犯罪的量刑有所差別,從輕處罰。

綜上所述,希望法庭能在合議時,在正確認定犯罪數額的基礎上,結合懷某某的犯罪情節,并能考慮到他是我國節能事業的主要開拓者、組織者和實踐者,還是我國節能工程及其管理的開創者和組織者。2001年被推選作為中國最高學術機構之一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候選人,因案發而未能被授予院士稱號。還被聘為各國家級權威學術、教學機構的理事、委員、編委、教授等職務。他曾經為我國的節能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大家可以看到的沈陽集中供暖工程、沈海熱電廠工程等一批節能工程都有懷某某的貢獻。他有功于我們的時代,雖然功不能抵過,但應考慮到他是一個自然科學家,盡早回到社會,對國家建設是非常有益的,應對其盡可能的從輕處罰,判處10年以下有期徒刑為宜。

 

判決書摘要

    判決書認定:懷某某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共計55萬元人民幣,美元19000元,港幣74萬余。折合人民幣共149.6萬余元。從輕判處有期徒刑14年。

 

結案小結

本案的核心有二點:一是受賄犯罪數額的認定。二是是否因認定自首。對此辯護人通過申請法院調查并在辯護詞中對現有公訴證據進行全面的分析,最終使法院將犯罪數額認定為不足150萬元(案件審理時法院在審判實踐中通常對滿150萬元的受賄案件在沒有其他法定減輕處罰情節的情況下,量刑都在無期以上),判處有期徒刑。本案所以沒有認定自首的原因,是由于法官在審判本案的同時,也在審判李XX的行賄案件,通過查閱李XX案卷,得知在懷某某交代之前,李XX就已經交代了向懷某某行賄的事實,故不認定懷某某自首。

對本案的反思是:法院對案件的審判,應按每起案件的公訴證據進行審判認定事實,而不應將因審判其他案件而得知的證據,主動引用到本案中,否則就違背了法官應公正審判的司法原則,侵犯了本案被告人的合法權利。 

 

 

    遼寧律師、 沈陽律師、刑事律師、刑事辯護律師、刑事辯護大律師;遼寧律師、 沈陽律師、刑事律師、刑事辯護律師、刑事辯護大律師;遼寧律師、 沈陽律師、刑事律師、刑事辯護律師、刑事辯護大律師;

河南快3开奖基本走势